李庄案的思考之重庆打黑

李庄案的思考之重庆打黑

 

全国各地其实都在打黑,唯重庆打黑最为声势浩大,轰轰烈烈,高潮迭起,家喻户晓。为何?一个主要的原因,我觉得要归功于重庆大张旗鼓的新闻舆论宣传。这有社会意义,也许也有政治意义。

 

今天看到新浪网上一则报道,标题为“薄熙来回应打黑除恶质疑,称将进行到底”。在该新闻报道中,薄熙来说,一个地方的发展必须有正气。打黑除恶就是树正气,让老百姓安居乐业。我们党和政府必须主持公道,为老百姓提供一个安全的、有保障的生活环境。有些人埋怨我们打黑,其实做任何事情,总会有一些人品头论足、七嘴八舌,总会有《愚公移山》中“智叟”式的人物,自己不干事,对人民群众拥护的事,又酸溜溜地说三道四,东拉西扯。如果有道理,我们就听,如果是歪道理,我们就不能听。党和政府必须头脑清醒,坚定不移地把打黑除恶进行到底。

 

按照重庆官方公布的数字,“打黑除恶”专项斗争中涉及的各类职务犯罪案件6678人。其中,查处县处级以上要案33人,厅级干部12人。

 

根据薄书记的说法“打黑除恶就是树正气,让老百姓安居乐业。我们党和政府必须主持公道,为老百姓提供一个安全的、有保障的生活环境”。

 

然,我们所疑惑的是,重庆为何“黑社会”猖獗?重庆的保护伞为何那么多?公检法和政府部门为何那么多人涉黑?根据薄书记的讲法,政府现在要“主持公道”。《论语》中有这样的说法“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”。我们看到的是,重庆有如此多的政府官员被发现涉黑,事实面前,我们不得不承认,他们是黑社会的保护伞,是黑社会所以能够成长发展的条件环境空间提供者。公职人员代表着政府的形象和态度,在如此严重的政府官员贪腐污黑的情况下,政府以一自之力如何“主持公道” ,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,道从何生!老百姓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相信政府,老百姓凭什么相信政府会行之有效的实施打黑除恶。

 

很失望,薄书记在声明要坚定不移地把打黑除恶进行到底时,没有讲要依法打黑除恶,要依法坚定不移地把打黑除恶进行到底。薄书记认为,对于打黑,有人会品头论足,七嘴八舌,会酸溜溜地说三道四,东拉西扯。如果有道理,我们就听,如果是歪道理,我们就不能听。党和政府必须头脑清醒。

 

写到此处,我想起了周永康书记关于打黑的指示“打黑不是黑打,要严格依法办事,让事实说话,证据说话。”

 

也想起重庆律师周立太在其文章中声称的“重庆打黑不能运动化,更不要扩大化”。

 

政府机关拥有如此强大的公权力,在打黑除恶行动中,如果不依法办事,很难相信,打黑行动在继续深入的过程中不会扩大化。因为运动化的东西,在本质上就带有扩大化的取向。如果不依法打黑除恶,此举很可能事与愿违,不得民心,反生民怨。流光溢彩是是非非的舆论报道与宣传,必会随着时光流逝而烟消云散,我们的行为应该经得起历史的考验,历史的评价和结论才是最终的归宿。所以,不要以老百姓为借口,也不要自信自己会主持公道,相信法律相信事实和证据,才不会犯错,才不会成为历史中的小丑。关键是,我们党和政府已明确提出“依法治国”,我们经过多年努力,也具备了有法可依。我们不要乐于立法,更乐于破坏它们。如同海边玩耍的孩子,不倦地搭建沙塔,再笑着破坏它。让我们珍惜来之不易的这点法治成果吧,唯企望,重庆的打黑不要给党和政府倡导的依法治国抹黑,我们的法治不能承受之轻。

 

在重庆打黑行动中,“黎强系列案”是一个很好的例证,通过该案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“黎强系列案”由于赵长青等人的辩护,一审宣判,检方指控涉黑的21人,只有13人被法院判决涉黑,其他人因证据不足被摘掉“黑帽”。媒体评论,这是重庆打黑审判以来,首次出现摘黑帽的判决结果。法院判决摘掉“黑帽”实质就意味着公安和检方的立案侦查和指控出错了,帽子戴错人了,牵涉人命关天的大事,这种事能出错吗。黎强系列案被发现出错了,让人联想,其他涉黑案件会不会也有错呢。

 

人非圣贤,敦能无过。问题的关键,是对待错误的态度,是护短掩盖,还是放在阳光之下。我想若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,严格依法办事是必不可少的。只有通过公开公平公正的法庭审理过程,通过控辩双方在庭审过程中的斗争,才能显现出隐藏在最深处的错误,让错误在最后一道关口被阻却总比让错误成为现实要善良的多,也是一个负责任和敢担当之政府所为。

 

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,还是宁可遗漏也不要错杀,这是两种价值理念。一个文明的社会,理性的社会,我想应该是后一种取向。在一个力求法治的社会,抓漏了一个人和错判了一个人,两者相比,后者的危害性要更大。

 

可能在某种程度上,我们的内心深处,似乎可以接受错判错杀,赵长青的成功辩护,让他得到了黑社会“狗头军师”的称号,但凡涉黑的辩护律师,老百姓似乎都不买帐,周立太是“讼棍”,李庄是“造假律师”。老百姓只所以喜欢快刀斩乱麻式的重庆打黑除恶的作法,我以为,这恰恰恰反应了老百姓希望有一个太平的社会,一个有正常秩序的社会,一个法治的社会,期盼已久且愿望强烈。民怨很大,是因积怨太深。然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为什么只有到了这步田地,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治理呢。乱世才用重典,中华人民共和国已建国六十周年,一个甲子过后,我们还要堂而皇之轰轰烈烈地开展社会打黑除恶行动,我一点都兴奋不起来,这种行动本身,就是一种悲哀。

 



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358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验证码: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开启 | [img]标签 关闭